瑞典教育由中國資助:”你們西方人太天真了” ——「瑞典日報」(瑞典)

In Luleå, high school students learn through cooperation with the Chinese government. 在呂勒奧,高中生通過與中國政府的合作學習。

中國資助瑞典學生的教育。在呂勒歐市(瑞典北部城市Luleå)的高中學生,通過與中國政府的合作學習中文。

電影製片人秋旻說:「你們西方人太天真了。你們不瞭解中國政府的意圖是什麼。」她對孔子學院進行了調查。

(記者:Mikael Törnwall 2019年2月24日)

這是把中國的宣傳偷偷滲透進西方教室與大學的一種企圖,還是傳播中國文化和語言的正當項目?

這場統戰借用了2500年前哲學家「孔子」的名號,以此來命名所謂的「孔子學院」。

電影製片人秋旻(Doris Liu)出生於中國,現居加拿大。她目前正在瑞典放映她的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對中國的軟實力提出警告: 「中國政府不使用軍事力量,而是透過教授中國語言和文化來贏得同情。他們了解,如果人們喜愛中國文化,可能就會減少對他們侵犯人權的批評。」在斯德哥爾摩放映完紀錄片後,秋旻在接受「瑞典日報」採訪時如此表示。

影片中紀錄了孔子學院對美國和加拿大學生的影響。其中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畫面是,一位白人學生以中文演唱歌頌毛澤東與中國共產黨的歌曲。

影片紀錄的是幾年前發生在加拿大的事件——孔子學院背後是中國政府的組織「漢辦」,派出的中國教師必須忠於共產黨,此外,教師不允許修煉「法輪功」。「法輪功」是一種綜合了打坐、精神信仰和身體鍛煉的活動。「法輪功」的信仰與的宗教元素,長期以來一直讓無神論的共產黨恐懼。

電影製片人秋旻(Doris Liu)

很明顯,這樣的宣傳很可能受到批評,為什麼他們還要做呢?

秋旻說:「對他們來說這很自然。所有中國人,包括我在內都在這種宣傳中長大,他們不明白這種做法在西方行不通。」

「 遭受批評之後,他們試圖調整。但即便是最糟糕的東西已經拿掉了,人們也必須記住,孔子學院的老師目前仍是中國政府培訓出來的。」

數量最多時,全球至少有數百個孔子學院,瑞典也有幾個。然而,由於受到廣泛的批評,導致一些孔子學院關閉,其中包含了秋旻電影中紀錄的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以及附屬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大學」和「布萊金理工學院」的孔子學院。

秋旻認為中國政府試圖尋求其它方式來輸出相同的理念。她舉例像是從2016年起就出現在斯德哥爾摩的「中國文化中心」。

她說:「 他們的目標完全相同,用以軟化外部世界對中國政府的看法。但對西方來說,他們不像孔子學院那樣讓人警覺。」

文化中心與孔子學院的模式不同。孔子學院都附屬在大學中或與學校有著關聯,但中國文化中心是獨立的單位。這樣可以避免被批評是由外國政府負責瑞典學校的教學。

目前在瑞典的博倫厄市(Borlänge)和呂勒歐市(Luleå),孔子學院仍然存在。漢辦與呂勒歐理工大學及市立高中合作。

「我感覺你們西方人太天真了。你們不瞭解中國政府的意圖是什麼。西方世界建立在自由、人權和民主的普世價值觀上。你們不明白中國政府主張的是完全不同的東西。」秋旻說。

但是,中國不應與其它國家一樣有權利來傳播其文化嗎?

秋旻表示:「傳播文化本身沒有錯。所有國家都有權利這樣做,這是完全正當的。區別是如何做,以及出自什麼樣的目的。」


以上是《瑞典日報》文章的翻譯。閱讀瑞典語原文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