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孔子之名》在丹麥議會放映 揭中共滲透——「大紀元時報」

Screening of " In the name of Confucius" at Danish Parliament with filmmaker Doris Liu, three parliaments and media reporters.《假孔子之名》於丹麥議會大廈首映,導演秋旻、國會議員等擔任與談嘉賓。

【大紀元2019年03月03日訊】(大紀元記者林達丹麥哥本哈根報導)2019年2月26日下午,由加拿大華裔導演秋旻(Doris Liu)製作的影片《假孔子之名》在丹麥議會大廈克里斯欣堡會議廳放映。由「丹麥支持西藏委員會」和「我們的未來之家」主辦。

2019年2月26日下午,由加拿大華裔導演秋旻(Doris Liu)製作的影片《假孔子之名》在丹麥議會大廈克里斯欣堡會議廳放映。三位議員及媒體記者為答辯討論會演講嘉賓。(林達/大紀元)

調查紀錄片《假孔子之名》歷時三年完成,在國際上獲得多個獎項和提名,此次是首次在丹麥放映。導演秋旻參加了播映式及之後的答辯討論會。

丹麥三位不同黨派的議員:丹麥人民黨(DF)的肯尼斯·克里斯坦森·拜特(Kenneth Kristensen Berth)、自由黨(V)的米凱爾·奧斯楚普·延森(Michael Aastrup Jensen)及紅綠聯盟黨(EL)的克里斯欣·尤爾(Christian Juhl),丹麥廣播電台Radio24/syv 記者托馬斯·夫特(Thomas Foght)及許多慕名而來的觀眾觀看了影片,並進行答辯討論。

導演:把孔子學院的真實情況帶給西方社會

影片放映結束後,導演秋旻首先介紹影片的製作背景。

20132月,她在《環球郵報》上讀到一篇報導,加拿大麥克馬斯特(McMaster University)要關閉他們的孔子學院。原因是中國的漢辦在招聘孔子學院教師時,(合同上)存在歧視性條款:不得習練法輪功、不得參與法輪功活動

這所大學孔子學院的一位教師就是法輪功學員,她到加拿大後,把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了媒體。麥克馬斯特大學為此與漢辦(國家漢語國際推廣領導小組辦公室,即孔子學院總部)交涉了一年多時間,要求中方將歧視法輪功的條款去除,但沒有成功。於是,麥克馬斯特大學決定關閉孔子學院。

秋旻表示,由於自己也是大陸移民,並對中加關係、海外華人、教育等問題很感興趣,所以《環球郵報》的報導讓她深思,並決定進一步了解一下孔子學院。

「結果我發現孔子學院還不止歧視人權,而且還有侵犯學術自由,甚至是危害國家安全等隱患的指控。」她說。

那麼孔子學院到底是怎樣一個項目?它到海外來,除了中文教學之外,還有沒有其它隱藏的目的?這樣一個教育機構對西方社會有什麼樣的影響?秋旻想要找到答案,所以決定要拍一個紀錄片

記者:我對丹麥孔子學院做調查

一直關注、並為中國人權問題發聲的廣播電台Radio24/Syv的記者Thomas Foght,分享了他對丹麥所存在的孔子學院的調查情況。(林達/大紀元)

廣播電台Radio24/Syv的記者夫特一直關注、並為中國人權問題發聲。他分享了他對丹麥孔子學院的調查。

丹麥曾經在三所大學裡設有孔子學院,它們是哥本哈根商學院(CBS)、奧爾堡大學(AAU)、以及丹麥皇家音樂學院(RDAM)。2017年商學院關閉了設在那裡的孔子學院。之外,還有設在丹麥不同地區高中或公立中學的九個孔子課堂。

夫特專門調查了已經辦了10年孔子學院的奧爾堡大學。

10年期間,奧爾堡大學收到過來自漢辦的上千萬丹麥克朗。」夫特說,我問爲什麽奧爾堡大學對孔子學院有興趣?校長回答說,他認為奧爾堡大學和其他地方的孔子學院不同。他們對項目做了一些限制,對中文內容也有限制。但是,「他們有中國的客座教師,是受漢辦資助。他們教授的內容沒有關於台灣、人權等內容。

夫特在調查中,還發現了一個有意思的現象:許多丹麥的高等院校拒絕了開辦孔子學院的提議。特別是丹麥最大規模的幾所大學,如哥本哈根大學、羅斯基勒大學、奧登塞大學、奧胡斯大學等等。「我想,是因為學術自由、言論自由,他們(對孔子學院)感到焦慮,因為他們很在意學術獨立。」

孔子學院是中共文化滲透的工具

丹麥的孔子學院真的與世界各地的不同嗎?導演秋旻做回答。(林達/大紀元)

在丹麥的孔子學院難道真的與世界各地孔子學院的不同嗎?

秋旻認為這是支持孔子學院的人最普遍的反應,他們因此而拒絕討論孔子學院的問題。

她說:如奧爾堡大學校長認為他們的孔子學院是不一樣的,這可能是事實。「有一些孔子學院還沒有觸及到過如審查、自我審查等等敏感問題。但是我們需要看一看中共政府的真正用意是什麼?他們為什麼主動提供這樣的經濟支持?

秋旻介紹,中共通過孔子學院將很多宣傳內容滲透到各大學的國際專業內容裡,而且這不是個別情況,很普遍。

她說:孔子學院的課程屏蔽了某些題目,例如不能談西藏和台灣問題、不能談中國人權問題,現在甚至不能談中國經濟貿易問題,還有環境問題。被禁止談論的話題還在不斷增多。」

「如果你要談這些問題,最好用中共政府的口徑去講,例如美國馬里蘭大學的西藏圖片展,用的是中共政府所想讓你用的:漂亮的西藏風景,笑容滿面的西藏人的表情……,但與此相反的是,近年來至少100多位西藏人點火自焚抗議中共暴政。

秋旻認為,「孔子學院在幫助中共掩蓋暴政的同時,還讓西方學術界學會自我審查。」主辦孔子學院的人,在沒有得到中共政府的要求之前,他們已經主動就不談這些敏感題目了。這樣的例子非常多。


以上為《大紀元時報》報導的文章節選,閱讀全文,請點擊這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