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力量”創會主席楊建利博士評『假孔子之名』

在迷醉于中共金钱外交的国际社会中,《假孔子之名》剧组发出的声音,可谓弥足珍贵。

~ 楊建利博士,“公民力量”創會主席,哈佛大學研究員

抵制“孔子”假面后的意识形态侵略

——兼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

杨建利

正如中共一再宣称的那样,社会主义国家可以“集中力量办大事”,作为一个经费主要由政府提供的“非盈利机构”,由中国国家汉办管理的孔子学院自2004年创办以来,仅用十一二年时间,便在世界各地发展超过五百多家分院,这一数量虽暂时不能与1883年就已创办的法国文化协会相比,却早已超出成立于1951年的歌德学院的约130处分院,更不要说西班牙的塞万提斯学院、意大利的但丁学院以及葡萄牙的卡蒙斯学院。孔子学院在世界范围内的迅速扩展,一方面体现了中共经济实力的迅速增长,另一方面,也展现了其急于“加强文化交流,提高中国软实力”的迫切心态。

然而,孔子学院的扩张,大约从2009年起,开始遭遇外界的质疑,2014年,加拿大多伦多教育局TDSB全体教育委员在投票中“以压倒性的比例”通过了“取消与孔子学院合作”的决定。中国出生的加拿大电影制作人Doris Liu导演和编写的纪录片《假孔子之名》(In the Name of Confucius)记录了围绕这一场投票的较量。

《假孔子之名》首先从一个来自中国的女孩Sonia Zhao的故事讲起,在多伦多担任孔子学院中文老师的Sonia Zhao发现,她必须签署不得參與法轮功的协议,才被允许担任孔子学院的教师,而她的家人在中国有过因修炼法轮功而被捕入狱的经历。在隐瞒了自己的法轮功成员身份来到加拿大后,Sonia Zhao发现,虽然离开了中国,但她并不能逃离恐惧,在麦克马斯特大学(McMaster University)的孔子学院里,她必须小心翼翼地考虑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因为即使在与西方大学合办的孔子学院内,她也无法享有加拿大法律所保障的言论自由权利。最后,她选择了离开,尽管这将给她在国内的亲人带来更大的压力和风险。但她选择站出来对公众说出孔子学院的危害,而纪录片《假孔子之名》用她的故事更响亮了向世人敲响了警钟。

按照孔子学院公开的章程,其目的在于向世界推广汉语,提供正规的汉语教学渠道。看上去,这对于加强中国与外界的交流来说是十分有益的,但孔子学院的课程内容和教学方法,却让人们不得不对此产生怀疑。在《假孔子之名》这部纪录片中,我们惊讶地看到这样的画面:一个美国的汉语爱好者,在孔子学院的学习过程中,操着尚不熟练的汉语演唱:“歌颂新生活,歌颂伟大的党。啊,毛主席!啊,党!你哺育了这片土地上的人民。”这不由使我想起自己小学一年级第一篇课文的内容:“毛主席万岁!”自1949年以来,政治教育几乎与所有大陆中国人学习汉语的过程同步。

语言是人类思想的载体,是人们生活的符号化标识,其中的某些部分,与现实政治或者说价值观是密不可分的,因此,不同制度下的跨国语言教学,一般会对这些内容进行适当回避,或者,如同我们在中国看到的那样,外国机构几乎不会有机会在中国进行直接的英语教学,而大中小学的英语教学内容,则必须经政府教育部门审查,以剔除可能向中国学生传播西方自由化思想的内容。如果没有经过这一审查筛选,很多外语教学本身会被中国官方认为构成文化侵略的威胁,一些通过长波传输的广播英语教学内容,甚至会受到官方的信号干扰。

在中国强力控制信息传播的同时,孔子学院却在世界范围内,几乎不受任何阻碍地借汉语教学为名,直接或间接地对外输出专制思想,更有甚者,2011年12月12日第六届孔子学院大会在北京国家大剧院举行“我唱北京”音乐会,没有任何政府职务的中共最高意识形态宣传官员亲自出席,“与各国青年歌唱家亲切握手、合影留念”,并用赤裸裸歌颂中国共产党及其虚假历史的“红歌”招待来自世界各地的汉语爱好者和学习者。

一个汉语的初学者,如果以这种方式和内容开始接触汉语,那么,他所学的汉语自然是经过筛选的,因为我们可以肯定地说,中国的各种“敏感词”不会进入他们的学习范围,而借助大量“敏感词”而被屏蔽的中国社会生活的许多内容,也不会进入这些汉语学习者的视野。 

这不是学习,而是技巧地洗脑。这无异于中共针对西方的意识形态侵略。过去多年中,由于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主要由中国派出的人员管理,在澳洲、加拿大、美国等地,孔子学院干涉学术自由的丑闻屡屡发生。而且,在《假孔子之名》这部纪录片中,我们看到,当多伦多教育局针对是否取消孔子学院合同进行最后一次投票时,支持孔子学院和反对孔子学院的两个阵营同时发起集会示威,那些由亲共团体组织的示威者在多伦多街头挥舞中国国旗高喊“共产党万岁”、“打倒汉奸”、“打倒藏独”等专制特色的口号,让人仿佛置身四十年前的文化大革命。 

事实上,与中国国家汉办联合办学的西方学者和大学,未必在价值观和意识形态上认同和支持中国,但是他们在中国提供的优厚经济和教学协助条件之下,怀着推动汉语教学的良好愿望,由于对中国政治和中国社会的不了解,一定程度上配合了中共的“文化扩张”,因此,我认为,必须将孔子学院的扩张上升到意识形态侵略的高度,才能让他们对此产生足够的警惕。

孔子学院与西方大学的合作应该具备以下条件才有必要进行讨论:一,教学内容不得包含中共政治说教和意识形态宣传的内容,相反,教材应该添加反应教学所在国基本价值观的内容,因为这是所在国家教育的一部分;二,教学过程应遵守所在国法律,维护言论自由原则,在课堂讨论中不应以中国官方意识形态为标准画地为牢;三,对中国派驻的中文教师应进行必要的汉语水平审查,避免怀有某些特定目的者以及汉语水平不过关的教师滥竽充数,而且也要避免中国普遍存在的腐败问题影响教师选择的质量。 

西方民主国家应该明白:中共在意识形态上反对西方的态度是公开而坚定的,中国社会在中国共产党一党独裁的控制之下,长期以来是一个高度政治化的国家,政治控制一切,尽管有时这种控制会带上一个假面具,以优雅的姿态出现。西方人如果要通过孔子学院学习汉语,还要告诉孔子学院:语言教学首先应该做到语言与现实存在的诚实关系,也就是说,鹿就是鹿,而不能指鹿为马,而中共专制者恰恰是指鹿为马玩弄文字的高手,如果有人认为我的指责夸大其词,那就请看这样的事实 

孔子去世约2500年,在这2500年历史中,儒学或热或冷,但从来没有任何一个时期,孔子遭受过中共统治下的那般羞辱,被蔑称为“孔老二”,而且被高喊“打倒”,更有甚者,2500年的历史长河中,位于中国曲阜的孔子墓从来没有受过打扰,但在共产党的统治下,连孔子的坟墓被挖掘,在中国传统观念中,这是对逝者最大的不敬和羞辱,因此,我相信如果孔子有能力维护自己的姓名权,他绝不会允许中共假借他的名义和名气进行所谓的汉语教学。对西方大学来说,接纳这样一个连名称中都含有这种巨大矛盾和历史反讽的学院,便是一种双重的羞辱:一,表明对中国文化的无知;二,对中共意识形态侵略的漠视。 

在当今的中国,无论当政者如何高叫理论自信,“六四”的一声枪响为中国送走了马列主义,自此后,中共已经没有一套象样的可以为其罪恶解脱的意识形态理论。 中共政权一方面迅速滑向无底线实用主义,另一方面心里总是不踏实,一直试图寻找一套新的话语体系来重建自己不接受民意检验(民主)而长期统治的合法性。于是乎,民族主义应运成为共产主义的意识形态替代品,他们相当成功地把民主主义(普世价值)打成民族主义的敌人。然而,民族主义作为意识形态是不够格的,因为它不能作为一种世界观解释人生和社会,而且民族主义的排他性显然不利于它在国际上建立政治同盟,于是,统治者又抬出了命运多舛的“孔子”,一方面在国内建立正统性,另一方面向国际社会输出中华文化符号,树立拯救世界的思想体系形象。就这样,“反民主”成了一种新的意识形态。中共的“反民主”意识形态首先要乞灵于超验的历史道德助其合法化。而中共的历史道德资源是非常匮乏的,情急之下,只有绑架“孔子”,让“孔夫子”入党按照中共的剧本粉墨登场,为其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以及统治的正统性和历史道德化背书,同时试图用一个“中国梦”的虚幻红绸带拴住中国历史上所有可能的正面符号,似乎要向世人展现一个历史秘密:自孔子以降的中国先贤数千年来都在做同一个“中国梦”,而美梦成真就在今天。

可喜的是,2013年以来,法国、加拿大、美国、瑞典等国家开始形成抵制孔子学院的强有力声音,部分孔子学院被关闭,鸡年伊始,韩国20多家孔子学院的中国教师被停止签发和续发签证,而韩国的首尔是孔子学院首家挂牌的地方。韩国与中国历史上同属汉字文化圈或者说是儒家文化圈,汉语对韩国的影响千年不衰,而今,连韩国都对所谓的孔子学院敬而远之了,西方民主国家又有什么理由不对这意识形态侵略的工具保持警惕! 

然而,在迷醉于中共金钱外交的国际社会中,《假孔子之名》剧组发出的声音,可谓弥足珍贵。

 

11 Comments

  1. Hi, i feel that i noticed you visited my site so i came to “go back the prefer”.I’m attempting to find things to enhance my site!I guess its adequate to make use of some of your ideas!!

  2. I wanted to write down a word to express gratitude to you for all of the splendid concepts you are writing at this site. My time consuming internet search has finally been recognized with really good know-how to write about with my companions. I would claim that many of us visitors actually are unequivocally lucky to dwell in a notable site with very many brilliant professionals with helpful hints. I feel somewhat grateful to have used the site and look forward to many more fabulous moments reading here. Thanks once again for a lot of things.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