渥太華電影節上的紀錄片探討中國的“特洛伊木馬”——《大紀元》

Michel Juneau-Katsuya, a former CSIS senior manager, and filmmaker Doris Liu take part in a panel discussion following the screening of Liu's documentary "In the Name of Confucius" during Ottawa's One World Film Festival on Sept. 30, 2017. (Jonathan Ren/The Epoch Times)

(前加拿大情報局亞太主管米歇爾•朱諾•卡舒亞與電影導演秋旻出席紀錄片『假孔子之名』渥太華放映會後的討論會。)

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在“同一個世界電影節”放映後,專家討論孔子學院

米歇爾•朱諾•卡舒亞(Michel Juneau-Katsuya)曾經是加拿大安全情報局(Canad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Service)的高級主管。在談到孔子學院時,他的措辭毫不留情。

“它們是間諜(機構)。事實如此。”朱諾•卡舒亞說,“很多國家的情報機構都同意加拿大情報局的結論。很不幸,孔子學院就是特洛伊木馬。”

曾在加拿大情報局任職超過21年的朱諾•卡舒亞,是在加拿大紀錄片『假孔子之名』在渥太華“同一個世界電影節”展映後的討論會上說這番話的。

『假孔子之名』由加拿大華裔秋旻導演。影片採訪了朱諾•卡舒亞,並表現了圍繞中國政府最大海外軟實力機構的諸多爭議。

孔子學院被宣傳為一個推廣中國語言和文化的項目,但朱諾•卡舒亞說,它實際上卻被用於“收集信息,以便(中方)情報人員能最終鎖定某些在孔子學院學習過的外國人。”

“不幸的是,中國政府的策略之一,是打著友誼的幌子,行滲透的活動。”

招聘政策針對受迫害團體

該紀錄片探討了外界對於孔子學院進行“間諜活動”,干擾學術獨立,內容審查,人權侵犯,以及政治影響和目的等的擔憂。

導演秋旻在了解加拿大麥克馬斯特大學前孔子學院教師趙琪的故事後開始拍攝這部影片的。趙琪離開孔子學院留在了加拿大,並揭露了孔子學院的運作,這導致後來麥克馬斯特大學關閉了自己的孔子學院。 

趙琪是一名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又名法輪大法,是一種中國的精神信仰與修煉,自1999年起在中國受到共產黨政權的迫害。趙琪披露,自己和其他孔子學院的老師必須簽署一份聘用合同,合同中注明,不得參與中共所不允許的活動,包括修煉法輪功。

麥克馬斯特大學在未能讓其中方合作夥伴——隸屬于中國教育部的“漢辦”,取消孔子學院招聘合同中的歧視條款後,關閉了該校的孔子學院。

影片也跟蹤記錄了加拿大最大教育局——多倫多功效教育局,在舉行孔子學院揭牌儀式後,受到公眾強大的壓力,最終放棄開辦孔子學院的故事。

與中共口徑一致

紀錄片導演秋旻,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司長大衛•喬高(David Kilgour)也出席了討論會。

秋旻說,她邀請了位於渥太華的卡爾頓大學(Carleton University)相關人員參加電影放映會和討論會,但卡爾頓方面沒有任何回應。卡爾頓大學是加拿大12個開辦孔子學院的教育機構其中之一。

喬高本人就居住在渥太華。他說卡爾頓大學開孔子學院令他憤怒。“對我來說,我來自埃德蒙頓,更糟的是,埃德蒙頓公校教育局竟然也有一個孔子學院。”

加拿大大學教師工會曾通過決議,呼籲加拿大高校切斷與孔子學院的關係,並稱孔子學院是“中國政府的政治工具”。美國大學教授工會也表明了相似的立場,要求美國高校不要與孔子學院合作。

在對『大紀元』報社的書面回復中,卡爾頓大學的一名發言人表示,他們大學的“孔子學院成立于2012年4月,我們很看重與其的合作。”

聲明中繼續說,“卡爾頓大學不會限制各種觀點,⋯⋯沒有證據表示我們的孔子學院教授的內容存在任何偏見。”

在之前『大紀元』報社對趙琪的採訪中,趙琪描述的情形截然不同。她說,在漢辦對孔子學院教師的培訓中,明確告訴他們要避免談諸如台灣、西藏等敏感話題。如果學生堅持問相關問題,教師的回答必須要和中共當局的口徑一致,也就是說,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西藏被中國政府所解放。

施加影響力

前加拿大安全情報局局長理查德•法登(Richard Fadden)曾於2010年的一次演講中指出,孔子學院受控於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並與北京當局試圖影響加拿大政策的努力有關聯。

朱諾-卡舒亞說,中國當局已經發展出一套“大面積收集程序”(mass collection process),並試圖利用有社會影響力的人物收集信息。

“操控思想及宣傳的概念存在已久”,朱諾-卡舒亞說,“所幸,我們的教育機構——包括卡爾頓大學在內——倡導批判性思考,我們要有能力平衡這兩方面。”

“但是,從情報工作的角度看,我們掌握(孔子學院從事)間諜活動的證據,顯示某些人在孔子學院學了漢語,就被(中方)盯上了,因為他們表現出對中國感興趣。這種招募間諜的方式,不同於情報官員直接找上門。”朱諾-卡舒亞說,“我們有證據。”


這是英文《大紀元》報社對『假孔子之名』渥太華首映及討論會報導的中文翻譯。閱讀英文全文請點擊這裡

討論會的中文翻譯將稍後附上。

 

 

Be the first to comment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